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流氓太监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过三关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21 00:00:33   


    吕不韦对富贵的做派不做回应,依旧调戏着靓女。

    断虚掷闷声喝茶。

    得得一声响,断虚掷把茶杯重重得砸在桃花木椅子上,目露凶光道:“快让梅萼出来!”

    靓女咯咯笑着从吕不韦得大腿上起来,丝毫不畏惧断虚掷道:“我的断公子,世上得事情不是靠拳头硬就能解决得。至少今天得这局就不需要拳头。”靓女慢悠悠得拿起一只玉如意,在手里细细把玩道:“断公子只要回答对了奴家得三道题,奴家保证领你去见我家小姐。不知道断公子有没有这个雅兴啊?”

    “哈哈,废话少说,尽管出题。”断虚掷十分不屑得瞪了靓女一眼,大大咧咧得拿起茶杯一饮而尽,哐啷掷在桌子上。

    富贵放开了桃根的胸脯看着断虚掷表演,桃根桃红的脸蛋埋在富贵的怀里,不敢出来,小巧的身躯紧紧的蜷缩在富贵的体内,猫一样的可爱。

    吕不韦呵呵笑着喝茶,对于靓女的意见并不反对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只有富贵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,不过他自信心极度膨胀,加上杂书看了不少,坏水肚里多多,显得有些沙比加嚣张。

    靓女拿着玉如意微微笑着,轻启朱唇到:“第一道题嘛,算是开胃,也是十分的普通。就是一个智慧题目。这里的三个题目只要你们中的一人回答了就算通过。”

    三人静静的等待。

    靓女娇声软语,出谷黄莺一样道:“就说这道回廊吧,长百步,一端有人把手,而给你通过回廊的时间却只有八十步。而把手的人每隔六十步就会出来查看一次,若发现有人过回廊,定然让他原路返回。请问三位如何通过这道回廊?”

    吕不韦摸着胡须静思片刻,就变得有些悠闲,胸有成竹的饮茶。

    富贵当然很不屑,因为这个问题他小的时候就被老爹拿来考过,他虽然没有想出来怎么回答当时,不过答案他还是知道了。故意嘲弄的盯着两人,装作早就知道答案的样子。

    而在别人的眼里,这副样子却恰恰相反,他们反而认为富贵根本就不会,不过在装样子,沙比一个。

    断虚掷细长的柳叶眉斜飞入髯,此刻却是轻轻皱起,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仿佛凝皱的春水,有无限愁思。富贵看的有些发呆,接着就是全身恶寒,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祸害啊!富贵不得不把脑袋放在桃根的乳房上好好的转移一下注意力,来驱除方才的恶寒以及恶心感。

    美丽的唇线显然夸张的拉大,豪迈的粗嗓子霹雳雷响,手舞足蹈道:“我当是什么难题呢?不就是这嘛,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拿出来现眼。本公子告诉你吧。不过,你们这个回廊若是用这样的方法来驱赶人就好了,少爷我就可以轻易的一亲芳泽了啊!哈哈。少爷我只需要从回廊这头走个四五十步,到了回廊中部的时候,马上回转,向来路走去。少爷我还没有走回去,那头的蠢猪一定就会出来哇哇大叫,让本少爷回去。那样本少爷不就轻而易举的过了回廊嘛!哈哈……‘’断虚掷再次嚣张的大笑,这种嚣张的模样,让富贵侧目,妈的!还有比老子更嚣张的!

    “恩。断公子果然是少年英侠。智慧高深!奴家佩服。这第一关就算是过了。

    那咱们来第二关。听好了几位。“靓女做个华丽的转身,手里的玉如意放在眼前,晶莹剔透的光芒衬托着她明亮的大眼睛,交织爆发出迷人的光彩。

    富贵眼睛呆了呆。

    靓女痴痴的盯着玉如意,梦幻般道:“执子之手,与尔偕老。人间最难得的是真情。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那花至死不渝的恋人是谁呢?”

    富贵心里微微探口气,原来又是一个痴情女。虽然这个问题对他已经不是新鲜,不过他仍旧不想回答,他同时也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的男人,从目前他上过的女子来看,他的确不是一个好男人。并步符合靓女的心,所以,他不准备回答。只是把头埋进了桃根的胸脯里。

    断虚掷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,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和悻悻,缓慢的拿起茶杯啜饮着,没有回答。

    吕不韦笑眯眯的脸上表情有些僵硬,缓缓的陷入了沉思,这与其说是一个问题,不如说是一个讽刺来个好一些,试问哪一个嫖妓的是痴情人?而对于这样一个抽象意味的问题,其实并不好回答。

    三个人都陷入了沉思。

    断虚掷和吕不韦是真陷入,而富贵则是在装比,他陶醉的是桃根青春的气息,柔软的奶子,挺翘浑圆的屁屁。桃根娇嫩嫩的身体在富贵的怀里轻微颤抖着,不为别的,只为富贵喷火的嘴巴,和无耻的双手。

    富贵双手多藏的在桃根的身子下面,外人无法看清楚他在作些什么。富贵的碌山之爪隔着桃根单薄的裤子,抓着桃根两瓣娇嫩的屁屁,左右揉搓着,下体的坚硬就不自觉的顶在了桃根的娇嫩柔软之处,缓慢的摩擦着。桃根若非把小脸深深的埋藏在富贵的怀里,她粗重的喘息声,恐怕早就暴露了两人的不齿。

    富贵还是忽略了一个人的敏感程度,他就是断虚掷。

    断虚掷不俗的内力已然发现了富贵和桃根的不雅,好看的笼烟长眉,皱成一把大刀,双眼射出凌厉的寒光,红润的嘴唇紧紧咬着,啪的一声,他手里的茶杯变成了碎片,猛回头利剑一样的死死盯着富贵和桃根。

    富贵正在飘飘欲仙,忽感寒风袭来,夹杂一股猛烈的杀气,顿时醒来,内力砰然而发,忽然发现不过是断虚掷怒视自己而引发,澎湃的内力未出身体就归于沉寂。富贵挑衅的拉拉嘴角。

    怎么?羡慕啊?你也叫啊,不玩女人,你来这里做什么?喝茶啊?沙比!

    断虚掷似乎看懂了富贵挑衅和不屑的眼神,双眼忽然爆发一道寒光,紧紧抓着的拳头上真气萦绕,大有一拳轰死富贵的意思。

    忽然不知怎么的,断虚掷似乎想起了什么,澎湃的气势猛然泄掉,他狠狠的盯了富贵一眼,悻悻的很是不甘的扭回了头,但是紧抓着的拳头仍旧没有放开,看来他的气并没有消掉。

    吕不韦陷入沉思片刻,对于两人的对峙不太清楚,忽然就感觉寒风侵体,也就机灵一下醒了,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众人,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事。就微笑着端起了茶。看来他通过刚才的沉思,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。

    靓女的双眼似乎一只都盯在玉如意上,对房间里发生的事情丝毫不知。但是,方才若是有人仔细观察她的双眼的话,定然可以从中发现一些端倪,那晶莹的玉如意正好反映着房间里众人的一举一动。恰似靓女扩大的双眼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