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淫色人妻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欲妻录 第十五章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20 00:00:18   


    “他一直都这样。”阿昌刚关上卫生间的门,娜娜就起身,依偎到了一言不发的周巴身边。

    “今天算差劲的了,他要兴致高的话,叫上几个狐朋狗友,就折腾我一个,有时候一折腾都得一晚上。”娜娜浅笑盈盈,修长的双腿,微微张开,一个跨坐,坐到了周巴的腿上。

    “你刚才说的那些,要都是真心话该多好啊。”娜娜依旧自顾自的说着,雪白的肥臀扭扭颤颤的,刚刚经历过一场狂风暴雨的身子,依然显得风骚诱人。

    “今晚,我替你出口气好不?敢把我喜欢的男人甩了,我要那小贱人到了明天再也做不成什么小公主,千金大小姐。我要把她变成一头彻彻底底的母狗,母猪!”娜娜一说到梦菲儿不由的就咬牙切齿起来。

    “你别现在觉得我脏,到了明天,你的菲尔会比我还脏,还下贱!我和你保证。”娜娜将俏脸靠近周巴,狠毒的话贴面而来。

    “你怎么会这样?”周巴终于开口了,一边说一边摇着头,语气中带着无奈,惋惜和惊怕!

    “我怎样了?我一直就是这样!从你抛弃我的那天起,奥……”紧跟着一句娇呼,娜娜身子一沉,周巴胯下那根被抚摸的竖到笔直的肉棒,已经没入了无底洞中。

    “你看……嘴上那样说,下边还是变的好粗……好长啊……还在里面跳,奥哦……快插到最里面了……”坐倒在墙角的周巴,面对娜娜一上一下的晃动,脸色也不自然的抽搐着,由于浑身无力,他根本无法将身上的娜娜推开,只能任由这具已经发骚到极致的身子不断的上上下下,左右扭摆。

    目睹自己的妻子如此放荡,我却意外的冷静了起来,手里拿着手机不断思索着,因为之前关机,现在如果打开的话,势必会被发现,我只能找机会,只要能把手机打开,一切就还有救,特别是梦菲儿,面对已经淫贱至极的娜娜,我简直不敢想象落在她手里的下场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娜娜双手勾住周巴的脖子,肥臀一上一下的扭动,劲道也是越来越足,已经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啪啪的撞击声。

    “娜娜……”周巴不自然的说道:“别欺负菲尔好吗?放过她,我娶你……

    我一定娶你”

    “咯咯……”娜娜风骚的浪笑一声道:“迟啦……我已经不信你了。等我把你的梦中情人变成母狗,到时候……咯咯咯……我跟她一起趴在地上翘着屁股让人轮流操的时候,你会选谁呢?”周巴默然,一时间,房间中只剩下娜娜忽急忽缓的叫床声,而我,握着手机的左手已经渗慢了汗水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阵门铃声打破了异样的寂静。娜娜晃动的肥臀也嘎然而止,歪着的俏脸布满了担忧。

    “有人?”从卫生间里急急忙忙边穿衣裤边出来的阿昌紧张的问道。

    娜娜点了点头,缓缓的从周巴身上起来,急促的套上上衣和裙子,一旁的阿昌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卷胶布,缠在周巴嘴上,和娜娜一同将他抬到了卫生间里。

    “你也还是在卫生间里躲躲,我去。”娜娜整了整衣服,走了出去,但她却随手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,卧室和外面客厅只有一扇门,隔音效果又好,这样一来,我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这个时候到我家里来了。

    但我此刻也顾不了那么许多,因为阿昌躲进卫生间关门的那一瞬间,我意识到机会来了。双手使劲的捂住喇叭处,我紧张的打开了手机,短短半分钟的时间,却格外的难熬,声音很小,相信卫生间里的阿昌不可能听见。

    一打开手机,好几个未接电话,全是老七打来的,我这才想起:之前因为意外的碰到周巴,我急急的挂了电话,又因为一个男人用瑶瑶的电话不断打过来,所以我索性关掉了手机。害我如此大费周章,不然的话,早可以一个短信把老七喊来了。不过,现在也不算太迟!

    我握着手机,琢磨着究竟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?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,他们一个再客厅外面一个在卫生间,只要不进卧室来,我声音小点的话,他们必定听不到。可我刚想拨通电话,阿昌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卫生间的门,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,到门口偷偷往外望了望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竟发现他嘴角露出一抹奸笑。

    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,阿昌才躲回卫生间。可就是这三四分钟的耽搁,使得事情朝着越来越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!

    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,看见阿昌进去后,还定了定心,拨通了老七的电话。

    “喂,老五啊,你在哪呢?”老七的声音传来,我像碰到了救星似的,刚想回答,电话那头却换了一个人,用一种听上去甜美腻人,可在我耳朵里却如毒蝎般恐怖的声音说道:“亲爱的,你在哪呢?早点回来嘛,恩恩,回来再说吧。”紧接着,电话挂断!

    一时间,我傻眼了,我已经知道外面是谁了,老七因为打不通我的电话,找到我家里来了。

    这时,卧室的门打开了,娜娜第一个走了进来,雪白的上衣,配着超短的窄裙,光滑的大腿露出了大半,而且,我知道她此时并没穿内裤,甚至胯下的隐秘肉壶中还有不少残留的精液!

    跟在她身后的是身高马大的老七和妖娆的方玲。老七西装革履,很是气派,方玲则是一贯的明艳不可方物,比起娜娜,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高挑的身材还稍占上风,衣着方面,显然也是精心打扮过的,透过淡黄色的短袖,隐隐还能看到红色的内衣。

    老七身高马大,阿昌一对一根本不是他对手,这在之前就已经验证过了,我一头一喜,只要现在大喊一声,事情就解决了,至于丢不丢人,在老七面前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在谁面前都是丢人,唯有在他老七面前不丢人!

    可就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,发现老七手里捧着一杯啤酒,而且已经见底……

    想到刚才周巴的下场,我的心不由凉了半截。

    现在喊,还有用吗?那个药性是来的很快的。

    果然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我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,只见老七歪歪扭扭的晃动几下,噗通一声倒了下去。方玲尖叫一声,同时,阿昌从卫生间里破门而入,一把抓住方玲,方玲拼命的想要挣脱,阿昌狠狠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,方玲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少妇,张着腿挨男人的插,是她的强项,可真要动起手来,阿昌一个胳膊就搞定她了。

    “娜娜,怎么回事……”方玲显然还来不及反应,可看到娜娜一幅不急不慢的样子,甚至找来绳子,将老七双手和双脚分别绑起后,再笨的人,也能明白过来,何况她方玲并不笨。

    “是你!”方玲回头看清了胆敢扇她耳光的人,应该能够记起——正是之前和老七为了一个女人起过冲突的国字脸——阿昌。

    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上次的事,真是让我丢脸丢大了啊,我一直记得呢!特别是你这个小娘们,看得老子心痒痒的,早就琢磨着找你了。”

    “就知道你的心思。”娜娜将老七和周巴一样绑好后,说道:“我答应过你,帮你出口气的,怎样,你的娜娜能干不?咯咯……”

    “能干是能干,不过呢,我把这娘们给玩了,跟他们就算是干上了,你说过这小子有点来头,以后也是个麻烦。”

    “你连梦大小姐都准备上,还怕他呀?”

    “你打的那些小算盘以为我不知道?你放心!梦菲儿我是一定要操的!这个小娘们我也不会放过,啧啧……多水灵啊,对了。”阿昌忽然顿了顿道:“梦菲儿的手机在我这。”

    “啊?”

    “就是白天的时候,你男人抱着光溜溜的梦菲儿跑了,她的手机落下了,你那会还在思想斗争中呢,没来得及跟你说,后来又人打过来,一开始我不知道是谁,后来知道了。”阿昌笑嘻嘻的对着娜娜说道。

    “他?”

    “没错!而且,他的号码还被放在亲密朋友一类里,哈哈,这梦打小姐不会真看上他了吧?”娜娜撇了撇嘴,似乎有点动怒。可对于他们的对话,我没来得及多想,似乎觉得简简单单几句话里好像隐藏着什么,却又理不清头绪,这种情况下,我也没有细想,只能紧紧的盯着外面,小心翼翼的向另外几个朋友求救。

    “那晚上怎么把她骗出来?”娜娜问道。

    “这你不用担心,人家梦打小姐私人电话,家里电话多了去,我们不知道,周巴总归知道,刚才我用他手机给发了个短信,约她晚上10点到城南公园见面。”

    “她回了?”娜娜急匆匆的问道。

    “回了个嗯。嘿嘿!晚上收拾她,现在先热热身。”阿昌邪恶的奸笑道,一手将方玲纤嫩的两个手腕抓在一起,往上提着,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伸到了衣服里面。方玲想反抗,可阿昌一用力,高举着的双手就疼痛无比,反复几下,娇滴滴的方玲已经被折腾的没了气力。

    “小娘们,你最好乖一点,哥哥等会才好疼你,要不然的话,这拳打脚踢的,你这小身子可经受不住啊。”阿昌威胁道。

    只见方玲扭了扭娇躯,阿昌一把扯下她的胸罩,随着一只手贪婪的摸上那对肉球,方玲发出了一声心旷神怡的呻吟声。

    “这对玩意可真不小啊,而且那一声叫的好骚啊,来,再叫一声听听。”阿昌话说完,手上就更加肆无忌惮了,方玲的身子瞬间被他摸了个遍,也不知道方玲是有意还是无意,呻吟声是越来越大,随着阿昌将中指缓缓伸进她的羞处,方玲不自觉的扭摆着肥臀,大声浪叫了几下。

    “操!还是个极品啊!把他男人弄醒,我要当着他的面操她,小骚蹄子,才摸几下就扭成这样,娜娜,你确定她不是出来卖得婊子?”阿昌显然兴奋了,也难怪,以方玲的模样和骚样,特别是骚样,有几个男人吃得消?

    “人家是有钱人,不愁吃穿,用得着出去卖?应该是良家吧。”娜娜嘀咕道。

    “屁!不愁吃穿就不能去卖了?那你呢?撅着屁股让人50块钱打一炮的日子你忘了?”阿昌邪恶的坏笑道,却换来娜娜一阵娇呼。

    “那时候人家不是为了满足你那变态的嗜好么!没良心的。”

    “哈哈哈……骚蹄子,别废话了,把这小子弄醒,我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搞!敢动我,活腻味而来!”

    “弄醒好办,不过我可好心提醒你,我听张远说过,他这哥们可不一般哦,以前号称什么午夜牛郎的,玩女人可是一把手,本钱也厉害的很,是不是啊,弟妹?”娜娜十足一副淫贱的模样,不过方玲也好不到哪,半张着嘴,越看越骚。

    “哦?”阿昌饶有兴致的叹了一声。

    “看她一副骚样,想来平时一定被他伺候的很到位,你可别再丢一次脸。”

    “桀桀……这不还有你么?自己老公的哥们,馋嘴吧?少废话了,弄醒。”娜娜笑的花枝乱颤,倒了杯水扑醒了老七。

    老七昏昏沉沉的张开了双眼,映入眼帘的场景定然让他这见惯风浪的老手都诧异不已吧。

    “娜娜,这算怎么回事?”老七还算冷静。

    娜娜眨着一双媚眼,靠近老七,吐气如兰的轻声说道:“你老婆想男人了,跟你玩玩呢。”老七看了眼娜娜,又看了眼不住呻吟的方玲和一脸坏笑的阿昌,不知道的人,肯定等着他崩溃吧,可惜,从他的眼神里,我知道,这些并不镇得住他。

    老七是何许人也?可以设计让自己的下属——大头,强奸自己的老婆,强奸还不够恰当,应该说玩弄,他自个还拉着我在背地里偷看,事后还故意让大头拍了大量的裸照当把柄,方玲则摆出一副可怜不敢反抗的样子,摆明了就是让大头心得意满,有怨抱怨,有仇报仇,气全撒在方玲身上,大大助长大头的气焰,到后来,大头直接把方玲当成了妓女,不但随叫随到,周末还时不时被他安排去接客,老七,则是乐在其中。至于后来如何,我还不够清楚,但以我对他的了解,大头现在要么爽的像天堂,要么就如在地狱,甚至直接在地狱我也不奇怪。

    对于这样的人,阿昌这些手段能起多大的作用?

    “小子,看着,你老婆……正扭着屁股等我操她呢。”阿昌得意的掏出笔直的肉棍,将方玲翻转过去,右手继续握着方玲的手腕,左手扯下了剩下的所有碍事的衣物。

    方玲娇喘着,主动的翘起肥臀,洞门打开,完全暴露在了阿昌的凶器下。

    “他妈的!不就是想玩我老婆吗?有种就狠狠的操她!要操的她不满意,老子弄死你!”无比霸气的话从老七嘴里脱口而出,不但是阿昌,连娜娜都愣了一愣。

    我的心头一热,不知为什么,看娜娜和阿昌诧异的表情,觉得无比欣慰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