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流氓太监 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得纯洁少女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20 00:00:14   


    桃根很快就把马桶清倒干净,放回了那个不怎么招人待见的房间里,然后慢吞吞的渡到富贵跟前,犯错的小姑娘一样等待这富贵的惩罚。富贵看她样子可爱。

    故意板着脸,不理她。只顾喝茶,不过这次他只是稍微润润喉,刚才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    桃根发现富贵有些生气,心里顿时忐忑不安,刚才自己说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,可以自己坚守了十几年的贞操就这么没有了,任谁谁不紧张?

    “相公,您生气了?”桃根拉着富贵的袖子轻轻摇晃着,真的好像方才是自己错了一样。她认为自己不应该那样想富贵,那样富贵不就成了薄情寡幸的任,她以为富贵是因为她这么看低他而在生气?急忙低头认错。

    “知道错了?”富贵板着脸,强忍着笑出来。这古代的美人真是有意思,可不比那个时候的人啊,自己别说这么着她一下,你就是真上了她,她也不一定就甩你,第二次见面甚至都不理会你。可是,你看桃根,真是挠人心窝啊。富贵心里已经渐渐的开始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。

    “奴婢知道错了,奴婢不该那样的想相公的!”桃根是个察言观色的好手,否则也不会被派来服侍富贵这样被老鸨认为是有钱人的人,从另一个方面也间接的证明了桃根是个聪明的丫头。而碰巧富贵就喜欢聪明的女孩。

    “那过来咱们再来一次!”富贵放下茶杯,就准备解开刚系上的裤子。

    桃根忽然后退了两步,看富贵已经开始解裤子了,咬咬牙,就快步走到富贵面前,颤抖着手指就帮富贵解了起来,她以为富贵真的想再来一次,现在她已经自觉的进入到了内人的角色,她自认为只要自己做了这些,富贵就可以接受他、不过,她的手却被人抓住了,抓的很紧。桃根抬头看见是富贵,正用十分感动的目光盯着自己,明亮的眼睛里有奇特的神光,桃根有些沉迷的盯着富贵的眼睛,在那里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影。

    “傻丫头。我怎么会怪你呢。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怪你。你这么好的女孩,我珍惜还来不及呢,怎么可能会怪你呢?以后跟着相公怎么样?”富贵捧着桃根的粉腻脸蛋,柔情万种的道。他今天真的是被这个小姑娘给感动了,他遇到的女子不少,可是真的这样让自己感动的可还是第一个。抱月,实在是刁蛮,让他又爱又恨。颜秋水纯粹是欲望可占有欲在作怪,有美女送上来他没有拒绝的心思。至于其他的女子,他更是只有猎艳的刺激。只有这个小姑娘表现出了对自己的依恋,随自己的热爱。

    她是个很害羞的姑娘,可是却可以为了自己做这些她恨难接受的事情。最早的时候自己进来就给她瞎胡闹,她却可以微笑着忍耐自己,刚才的质问更加说明她已经把自己当作了她的男人,当作了以后追随一生的人。这样的女子让他碰见了他怎么会不赶紧珍惜?

    “啊!真的啊相公?你答应要我了?”桃根惊喜莫名的神情,让她虽然稚嫩但是已经可爱迷人的脸蛋焕发出惊人的艳光。富贵宠腻的在小姑娘的脸蛋上捏了一把。

    轻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等会相公就给你赎身。以后你就是相公的贴身笑棉袄了”

    ,“啊,好啊,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。我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。相公你真是太好了!”桃根忽然爆发了少女的欢快和青春,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富贵,脸蛋兴奋的出现两朵红花。

    桃根话音刚落,柔嫩的小嘴就亲在了富贵的脸上,波的一声响,然后小妞就在房间里开始跳舞,手舞足蹈,说不出的兴奋,逃离樊笼的小鸟儿一样,再次回到山林里,是那样的兴奋。桃根跳舞的时候,双眼不时的偷看富贵,发射出无限柔情,她似乎单方面的认为跟着富贵就能得到幸福。多么单纯的姑娘。

    若不是遇到自己这样一个从未来过来的人,没有等级观念。倘若她遇到一个这个时代的花花大少,把她赎了身,她是不是也这样的欢快,而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?

    呵呵,自己怎么会让她再生活在痛苦里,凡自己的女人,她们定然是幸福的!

    富贵看着金丝雀一样的欢快的桃根,心里也乐开了花,渐渐的一杯茶就又到了肚子里。等到茶喝完了,富贵才意识到,急忙把茶杯放下!向桃根招招手,道:“桃根,你去把老鸨叫来。相公给你赎身。”

    “好嘞!”桃根脚不沾地的,蹦蹦跳跳的就奔出了房间。富贵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无声的笑了,他终于找到了一丝来到这里的温暖,有了一丝的牵挂。再次拿去了茶桌上的茶杯,到了嘴边才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茶水。

    苦笑着把茶水放下。自己今天是不是和茶水干上了,自己什么时候就有了饮茶的爱好了?富贵还没有感慨完毕,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。富贵知道她们回来了。

    慢悠悠的晃动着手里的茶杯,虽然里面已经没有了茶水,但是这样的动作在谈判的时候总是可以给对手一点压力的,对于今天的事情是大有好处,所以他一直在晃动着手里的空茶杯。等待着老鸨的到来。

    敲门声响起,富贵答进来。桃根跟着老鸨走进了房间。富贵看的出来,老鸨的脸是重新洗过,匀过的,只是有许多深红的点子被脂粉遮盖住了,不过富贵的火眼金睛还是能够看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  老鸨有些敬畏的看着富贵,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轻浮,虽然桃花眼仍旧不时的偷看富贵的裤裆,不过已经比之方才收敛了许多。看来这些人也就是些趋炎附势之人,欺软怕硬。

    “老鸨啊,爷给你商量个事怎么样啊?”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