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流氓太监 第一百三十章 始乱终弃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20 00:00:13   


    富贵大力一掌,里面自然有很强劲的内力。不过,打出这一掌的时候富贵就留了个心思,他明白这桃根小姑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,定然是十分羞涩,若是给她知道了自己方才那么羞人的事情竟然被人看到,定然要大呼大叫,不肯罢休。那自己今天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付之流水。这富贵怎么甘心。

    所以在这一掌打出的时候富贵已经被内力柔和进了茶杯之内,所以若非用眼睛看事听不到有什么响声的。这样化为粉末的灰状物穿过门缝就扑到了老鸨的脸上。

    老鸨哎哟一声跌倒在地,满脸满眼满鼻子的都是灰尘,眼前顿时一片黑暗。老鸨心里这一惊可不小,几乎把小心肝给吓破了,妈呀!看不出来,这么瘦瘦若若的一个少年相公,竞还有这样高明的手段,幸好自己没有做的太过分?看来还是劝劝梅萼,别太拿架子?就算是做清官人,不让嫖客靠近占便宜,但是露个面,在一起谈谈人生理想,谈谈对当今社会的看法,或者说说自己对诗词歌赋的理解,彼此交流一下。这样既不伤了和气,还可以提高你的名声,我呢也把钱赚到了,这么一举数得的事情,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?

    老鸨这么想着,开始慢慢的摸索着望自己的房间里爬,她几乎时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将来还准备死在这里,对于这里当然时了若执掌,摸索着感觉已经离开富贵有一段距离了。方才敢起身,喊道:“小桂子!”

    立刻有个油腔滑调的少年,嘻嘻哈哈的在远处响应。

    “给老娘过来!”

    “哎!”

    “我怎么听见外面有什么响动?”桃根把脸从富贵的怀里抬起,这个时候时富贵刚刚把茶杯打出去,老鸨哎哟了一声。让害羞异常的桃根听见了一些。

    富贵继续揉捏着桃根丰盈的乳房,下面快速的套动着,喘息道:“那里有什么人?你听错了。快剐转移注意力。低头低头!”

    富贵搂着桃根开始把鸡鸡顶着桃根酸软的大腿根处,嘴里已经没有了接吻的欲望,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下面。

    桃根不知道富贵让低头做什么,但是长期养成的服从的客人的*——2惯,还是让她不情缘的开始弯腰低头。可是一低头难免要看到那一根丑物,狰狞的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  富贵知道她不敢也不能反抗自己,自己的一百两银票可不是白扔的。看见小姑娘已经开始低头,不过有些不情缘,扭捏。

    富贵下面已是波涛汹涌,随时都可能火山喷发,小姑娘的手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刺激,而且桃根有些粗糙的手掌让他下面有些失去爽快。富贵不跟桃根商量,就放开了桃根的双手。

    桃根心里刚刚松了口气,就要起身。忽然感觉自己身体被一股大力袭来,原来是自己的后脑被人按住了,那一双大手的力道让她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也无法成功摆脱分毫。

    发现那一根丑物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大,忽然屁股被人狠狠拍了一掌,舒麻奇异的快感瞬间从那里发射开,自己勉强忍住的尿意再次出现,不受自己控制的流到了短裤上。

    桃根心里羞愤若死,怎么会这样?自己都这么打了,还会尿裤子!恩?不对啊,怎么像是从那里流出来的啊?不是月信来了吧?死了死了,这次死了,若是把裤子弄脏了,那个老娘们又不知道怎么大呼小叫的呢。

    可是富贵已经管不料她心里想些什么了,按住桃根的双手在打在她屁股上的同时,桃根就啊的张开了嘴巴,富贵乘机把鸡鸡插了进去,按住桃根挣扎的身子,快速的抽动着。

    这样湿滑紧凑的小嘴,让富贵忍不住呻吟一声,下体不自禁的大了一分,把挑根小姑娘本就小小的嘴巴,赛的个慢慢的。被这温暖湿润的感觉包里的富贵长出口气。

    挺动的后腰更加的有力,终于把一切罪恶的源头留在了桃根的嘴里,小姑娘猛然也开始抖动了几下,全身焕发出一层粉红色,似乎达到了小姑娘的高潮。

    富贵喘息着做回了椅子上,怪怪的盯着蹲坐地上的小姑娘,桃根面色依旧桃花一样红,无力的吞咽着。富贵不解的看着小姑娘,这是怎么了?不是出了人命吧?

    他可是曾经听说一个传闻在前世。说是有一对夫妇,因为妻子怀孕,丈夫无法干事,只好口交,但是由于这个丈夫的性欲过于强烈,口交次数过于频繁,终于在一次做的时候妻子被噎死了。真真的是一尸两命。此时一出,顿时许多热爱此道的男人,立刻收敛了许多。

    富贵有些惊恐的盯着桃根,这样的事情不会被我碰上吧?若是真的就死了,穿了出去,我靠!我还不就成了这里的色魔了,哪一个姑娘小姐听说我的名头不吓的要命兼自杀。不自杀的也要他杀,或者干脆出家。

    那这个世界的男人还不群起而攻之,要了我的老命。可是我让他们以后再也没有老婆女人泡了啊。不行!富贵心里大喝一声,老子绝对不能沦落道此等地步。

    富贵豁然站起,到了桃根面前,看她昏昏欲睡不死不活的模样,照她桃花腮上就是一个翠的,啪的一声响在富贵五指与桃根脸颊之间。富贵还想继续再抽两巴掌。

    一只滑腻的小手已经抓住了富贵,富贵手掌停下低头观察桃根的状况。发现桃根惊恐的盯着自己,十分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,委屈的泪水在好看的双眼力打转。显然是不怎么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好的侍候了你舒服,你反过来还要打我?你是不是变态虐待狂?

    富贵脸露放心之色,无力的蹲在椅子上,道:“你没死啊?我还以为你……好了,把马桶提出去!”

    等了须臾,富贵不见桃根有动作,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你怎么还不去?”

    “相公是不是打算始乱终弃?”桃根忽然十分倔强的瞪着富贵,大有诀别的意思。

    这个富贵就有些不明白了。不解道“你说这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就脚上相公了?我说你……”

    “看来相公是真的打算始乱终弃了。那我就死了算了!”桃根不哭不闹,就直接来了个上吊,这三招可是够猛的。小姑娘手里变戏法似的就出现了一把剪刀,锋利的缝纫就刺向了桃根柔软滑腻的胸膛。这个女人这是奇怪,死若是殉情,偏偏不扎咽喉这样一样必死的地方,就扎胸口,让他知道她是心碎了,就算是不碎,也给它扎碎了。让他知道是他抛弃的自己,是他这个薄情狼逼死的自己。

    富贵眼明手快的一掌拍落了桃根手里的剪刀,暗叹,有功夫就是好。喝道:“混帐!老子只是让你出去把马桶倒了!又没有说连你一块倒了!找打是不是?”

    富贵这么爷们的发发火,桃根反而不闹了,眼里迸发出一道亮光,反而欣喜欢快的出去倒了马桶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