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流氓太监 第一百二十六章 销魂阁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18 00:00:20   


    富贵吐口涂抹在地上,“妈的。不就是个妞嘛?给没上过似的!真没出息!咱今天也见识见识古代的‘小姐’那里是个什么风景。”

    富贵出来的时候特意穿了件普通的绸衣,咋一看不是富家公子,就是经商的行商,倒是没有人会往监军太监上面去想。再加上富贵的卖相还可以,他刚到了门前就被老鸨也龟公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  “爷啊,您这段日子可是没有来了,是不是把奴家忘了啊?”一个满脸掉粉的老女人扑到富贵身上开始发碟,白粉掉了富贵满身都是。

    富贵弹弹衣服,嘿嘿笑着不接腔。

    另一个半老徐娘眼睛毒辣,一眼探究看出了富贵看似镇定,实际上是个雏儿,根本没有逛妓院的经验,有经验的爷,进来就把老鸨的奶子抓住了,一边揉一边套近乎,说一些诨话。哪像富贵这么傻呵呵的笑。就是不知道什么带足了银子没有,探探!

    那半老徐娘就堆起满脸的橘子皮皱纹,哈哈笑着扑到了富贵的怀里。“哎呀爷啊,您可相死奴家了啊。你个没良心的。也不来看看小红,她可是天天都盼着您呢?”和富贵黏糊着,手就在普通人装银子的地方摸索。

    很多一般有钱的都带的是碎银子,身上定然有个钱袋子之类的,没有钱的,几锭碎银子就踹在了怀里。而真正大有钱的爷们,钱也是踹在怀里了,为什么,他们带的是银票!

    老娘们在富贵裤裆里腰里没有找到钱袋子,心里两种但觉打转,手就到了富贵的胸口,装作抚摸富贵的样子,把富贵的胸口摸了个透。脸上顿时绽放出惊人的笑容,一把离开富贵叫道:“蔓蝶,枝枝出来接客了”

    老鸨的声音托的既响,且亮,极有穿透力,富贵都感觉自己耳边嗡嗡作响。他自从到了这里,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    老鸨这一嗓子就把销魂阁的一流美女叫了出来,他们一般都是接待普通富家公子的,是那种只要出的起钱就可以上的美女。没有什么性别,地位歧视。

    不过,这里还有一种极品货色,这类极品不是看顾客过日子,而是顾客看她过日子的,不是看顾客高兴不高兴,给钱不给钱的问题。而是看她有没有心情要你的钱,看你能不能让提起接你钱的冲动。这类极品一般都是青楼楚馆花费惊人财力,人力,无力,训练而成,除了每年参加各个青楼之间的花魁争夺之外,就是为提高自己院子的名声而用。

    尤其要做到的就是比促保持该美女的贞洁和神秘性,像这样的美女已经不是靠出场多来获得人气,而是靠出场少,靠牌子大,靠神秘来来提高人气的。她们往往是一句话就可以引起轰动的人。

    可以说越是这样神秘极品的女人,越是闹心,越是让那些游手好闲,精力过剩的纨绔子弟和高管大将们耗费心思。纷纷挖空心思的想方设法来抱得美人归。

    他们越是这样奔走上心,越是中了妓院老鸨的奸计,他们巴不得你们天天斗得死去活来呢,最好是有一个高官或者高弟为了他们楼里的姑娘得相思病,而茶饭不思,而神魂颠倒,甚至献身自杀呢那样他们就更有了炒作的噱头,他们不但不会把事情压制下去,反而会搞的路人皆知,从而让自己的小姐名扬天下,那样可就是黄金白银黄河之水一样滔滔不绝了。

    富贵内力已经步入超一流好手,老鸨每一个动作他都感觉的清清楚楚,甚至老鸨在摸了他全身各个部位的不同反应他都感觉的清清楚楚。心里微微冷笑一声。随着老鸨步入了一方雅间。

    进去之后富贵发现这方雅间多然有些名堂,发挥了一番心思,算是个不错的嫖妓地方。富贵没有太反感就坐下了。立刻就有个相貌清丽,但是年龄幼的小丫鬟端茶上来,很单纯的对着富贵淡淡一笑。富贵报以友好的笑容。这下小姑娘愣了一下,有些吃惊,但是随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,她作为将来妓院的顸梁柱,如今只是一个比较高等的下人而已。一般的寻欢客看到她们都是笑眯眯的小妹妹,情妹妹的乱叫,叫的时候还动手动脚。这些个小丫鬟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,不过这样的事情也看了不少,知道自己也早晚就是这样的命运,感伤之余还是十分的气愤,很少会让这些人得遂心愿,她们虽然最后要沦落,但能坚持一阵总要坚持的。

    这些大少对于小姑娘们这样的反应,不但不生气,反而是哈哈大笑,大觉有趣。看过了千依百顺,低眉顺眼的娘子,偶然换换泼辣的野蛮女友还是满有味道的嘛!

    富贵打量着房间的当,那两个似乎是叫蔓蝶和枝枝的‘小姐’,就莲步轻移,欲语先羞的步入房间,不过富贵仍就可以看得出她们眼睛里的厌恶和悲哀。

    这样的强颜欢笑让富贵心里很是郁闷。他虽然也干过强暴美女的暴行,但是心思是野蛮的,动作确实温柔的,他相信自己干过之后仍旧可以让美女得到身心的愉悦,而不是让美女留下痛苦黑暗的记忆,一辈子活在痛苦黑暗里。

    但是今天这两个美女的反应,让他心里很是郁闷,这简直比强奸很要难受!他们简直就是在强奸自己的意志,这样的美女自己可是顶不住,更是提不起干的兴趣。

    “老鸨!”富贵大喝一声。

    “哎我的爷,您还有什么要求,您尽管吩咐?”刚才那老鸨一溜烟的出现在富贵面前,满脸赔笑,眼角却射出寒光警告边上的两位小姐。

    “我不是你爷!我也不会让我儿子以后生个他妈专开青楼妓院的女儿!靠!让她们下去休息,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姑娘给我叫出来!”富贵大马金刀的悠闲品茶。

    老鸨脸色微变,有些讪讪,但仍旧保持着微笑,有些艰难的盯着富贵。

    富贵砰的放下手里的茶杯,妈的!爷今天夜里正不爽呢?你还敢招我!唰的掏出一张百两面值的银票拍桌子上,把桌子拍的脊瓦脊瓦坐向,那可是上好的木料所制,很结实的!不过,在富贵一掌之下仍旧是摇摇欲坠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