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淫色人妻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欲妻录 第八章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16 00:00:32   


    虽然不知道瑶瑶为什么突然又变的冷冰冰,但当我在车上给她打去电话的时候,她还是回复了一贯的调皮,更让我摸不着头脑了,可能这个女人真的是双重性格?

    一路上我还给娜娜打了个电话,结果她没有接,打家里电话,同样没有回应,这么晚了,她会去哪?心里有点着急,越急越容易出事,就在驶过大学城门口的时候,差点撞上了一个刚出校门的女学生。出于礼貌,我赶紧上前搀扶,女孩应该没什么大事,很快就站了起来。

    “没事吧,不好意思,开的急了些。”

    “你开车当心……”

    女孩一抬头,竟是小云,小高的女朋友!

    “是张哥啊。”

    小云显然很是吃惊,而我在惊讶之余,却想起了一件事,这里是大学城,是C大,娜娜以前的学校,而我如果没记错的话,小高应该是在另一个大学,而且离这里还很远,小云和小高一个学校,那怎么会从C大出来?

    “你怎么会从这里出来?”

    我意识到这个女人应该知道很多小高和娜娜的事,即便小高现在已经不来骚扰娜娜,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还瞒着我,今天正好是个机会。

    面对我的质问,小云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“上车吧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    我把小云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咖啡店,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。

    “你和小高对娜娜做的事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    我率先发难,对付这种学生妹,就该这样。

    “是小高,她看上娜姐的。”

    “他是你男朋友,他看上别的女人,你还去帮她?”

    我把声音调高,小云连连摇头道:“他不是我男朋友,我男朋友另有其人的。”

    听到这话,我有些惊讶:“那你和小高是什么关系,你还给他帮忙摄象?”

    小云低下头,考虑了小会:“我们对不起张哥,但娜姐的事真不能怨我们。”有戏!

    “好,把你知道的说出来。”

    “那我?”

    “我只要知道事情的原委,你告诉我,我自然不会和你过不去。”

    小云喝了口咖啡,娓娓说道:“小高不是我的男朋友,和他第一次见面大概是在今年六月份,在公车上。”

    “公车?”

    我听了有点莫名其妙。

    “恩,公车,他……他在车上骚扰我。”

    “怎么个骚扰?”

    听的一头雾水,我插嘴问道。

    “就是在公车上偷偷的摸我,那天,我正好和一个朋友在电话里谈情说爱的,所以很敏感,就被他得手了,在车上被他给要了。”

    ——(见“小淫娃”一文,第一章。

    看不出来,小高还是个电车之狼,色中老手啊,想到娜娜和他交往了好几个月,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?

    “那天也巧,被他那个之后,我急忙的下了车,在一个公共厕所里……见到了娜姐。”

    小云抬头看了下我的反应,我知道重点来了,示意她接着往下说。

    “我在厕所里擦拭下面的时候看见的娜姐,她……只穿了一件风衣,里面什么都没有,正在给……身前的男人口交,那男人还拿着摄象机,边享受边拍着。”

    “是小高?”

    “不是,那时候和娜姐在一起的并不是他,而是一个国字脸的男人。”

    国字脸?印象中我最近正好见过一个很明显国字脸的男人,不会这么巧吧。

    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“我后来听娜姐说过,他叫阿昌。”

    此话一出,我脑门嗡的一声,那个阿昌?

    娜娜怎么会和他有关系?到底怎么回事?

    “接着说,那个男人怎样了?”

    “后来我没见过他,但当时我见到娜姐的时候我就认出她了。”

    “你们认识?”

    “恩,娜姐也认出来了,我们是一个学校的,我大一那年,她大四,有见过。但当时我躲在厕所里面,直到他们离开才出来。”

    原来她们两个女人根本就早就认识了。

    “本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可巧的是,没过几天,我又在公车上碰到了小高,他记得我,所以再次骚扰了我,我被他挑逗的有些受不了,所以下车的时候,鬼使神差的就被他拉去开房了,这样一来一往,我们就成了炮友。我后来才知道,那时候的娜姐已经被小高用不正当的手段迷奸过了,而且两人也开始保持关系,所以有一次,小高就把娜姐介绍给我认识了,说……说娜姐是他女朋友。”

    狗小子,胆子真不小!

    “那次和娜姐见面,我们都很尴尬,其实那时候,小高真的很喜欢娜姐,对她也很好,我感觉的到,但后来我不小心把那天厕所里的事告诉了他,可能从那时候开始,小高对娜姐慢慢的就只剩下性欲了吧,因为……”

    “因为什么?”

    “因为小高不但要求娜姐当着我的面和他做爱,后来还让我帮他们拍摄性交录象。”

    “那……她就没有反抗吗?”

    “娜姐在性上面的需求真的很大,用小高的话说,不管让她做什么,插她一遍就老实了。她和小高交往的同时,一直都没有停止和阿昌的关系。”

    小云把她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向我交代了,原来小高起初对娜娜还是真心的,迷奸得逞后开始了偷情的那段日子里,小高更是怂恿过娜娜和我离婚然后嫁给他,后来怎样我不清楚,但小云的出现,带出了那个叫阿昌的男人,小高知道后,对娜娜慢慢只剩下了肉体上的兴趣,而据我了解,娜娜对小高,应该就是肉体上的依赖。忽然我想起一个多月前,小高最后一次来我家的那个周末,原本我以为小云的存在,小高不敢和娜娜做什么,但后来知道小云也参与其中之后,我就对那两天的事始终耿耿于怀,于是我顺其自然的问了小云。

    “那天,你回来的时候,我们都在小高房间里。”

    “都在?娜娜也在?”

    我觉得有点不对。

    “恩……也在。”

    奇怪了,那天我没记错的话,从老七家回去的路上,我给娜娜打了个电话,提示关机,回到家后娜娜也不在,我原本以为她在隔壁和小高偷情,可我打开门看到的却是,小高和小云在做爱的香艳场面,当时那情况,我自然立刻退出去了,但那里就一个房间和一个卫生间,难道娜娜在卫生间,不对,卫生间似乎开着,里面根本没人,那么……难道……

    “当时你打开门的时候,我们吓了一大跳,心想着这下子完了,可巧合的是,当时娜姐正好蹲在门边上,你一开门,就把她挡住了,当时我看到娜姐都吓的失禁了,尿了一地,但你只顾着看我和小高,没注意地上正喷出来的尿液。”

    “娜娜蹲在门边上?”

    “恩,她蹲在那,用避孕套包着她的手机在自慰,怕把电板弄湿,就提前取了出来,所以你才会打不通电话,当时真是吓傻了,幸好你在门口只站了一会就走了,当时我和娜姐都没了主意,幸好小高还算镇定,说先和我一起过去拖住你,让娜姐穿着睡衣下楼随便买件衣服。”

    “衣服?”

    “恩,娜姐的衣服都被小高撕破了。”

    怪不得后来娜娜出现在我面前时,换了身新的衣服。天哪,我怎么也没想到,那天,我只要往门后看一眼,就能看到娜娜如此放荡的模样,我知道她性欲旺盛,知道她给我戴过绿帽,但如此场景如果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眼前,我该怎么办?

    看着小云的样子,不像是说谎,我忽然意识到了一点,阿昌!从小云的话中可以看出,这个阿昌不但是娜娜的另一个情夫,而且还是比较早就出现在她生活中的,可我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?那个阿昌,可不像小高,一看就是个玩女人的高手,想起那天燕姐被他当成母狗一样玩弄,那娜娜这样风骚的少妇到了他手上,会怎样?而且……刚才他去燕姐那的时候,那个箱子里的女人……娜娜的电话也没有打通……难道?难道箱子里那个淫荡的女人会是娜娜?想到这,我再也不敢久留,拔腿就跑,驱车往家里赶去。

    等我回到家,娜娜已经回来了,当我问起为什么不接电话时,她也只是随口说了句下楼玩了会,没带手机,口气不冷不热的,怎么回事?应该是我生气才对啊,我到现在才知道你在外面还有一个男人。又或者,我今天出去的事被她知道了?不会啊,她虽然看了眼瑶瑶的号码,但我并没有输入瑶瑶的名字,只是写了YY,她不可能知道瑶瑶的号码,没理由会怀疑啊。到是我这边,看来有必要找一下阿昌,我觉得我现在对娜娜越来越不了解了,她背后似乎有数不尽的事瞒着我,我一定要知道答案!

    第二天,我给燕姐打了个电话,说要过去,要找阿昌,我只能通过燕姐了,燕姐照例在电话里发了顿骚,就说在家等我。

    一路上,我还想着应该能见下瑶瑶,顺便问清楚昨晚为什么突然这么冷淡,可到了南河雅苑,发现她并不在,家里只有燕姐一个,她说瑶瑶昨晚回来后就被人包出台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心里不禁失落起来,有些很不是滋味,但今天我找燕姐还有别的事,心想只好改天有空再来找她。

    “阿昌?是个混混,在世外桃源做事,在社会上有点门路。”

    燕姐轻声说道。

    “那……那他是不是……很喜欢那个……”

    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  “很喜欢哪个?”

    燕姐低着头问道:“玩女人?”

    “恩。”

    “哪个男人不喜欢玩女人?要不然要我们这些做什么?咯咯咯咯……”

    燕姐说着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
  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你跟他挺熟的吧?”

    “恩,还行,他挺喜欢到我这来玩,怎么拉,怎么突然对阿昌感兴趣了?难道……”

    燕姐坏笑道:“你是同性恋?”

    “怎么可能。”

    我不由无语,想起自己的事;“昨天,我看到他带了个女人来你这?”

    “哦?这都被你看到了。”

    “那个女人是谁你知道吗?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我的声音有些急促。

    “那个是阿昌的姘头,听说是个良家少妇,不过很会玩,贼骚的。好象叫娜娜吧。”

    从燕姐嘴里确认了我的怀疑,心里一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。

    “你们昨晚玩到什么时候?”

    “没玩多久,九点多好象她老公打来电话,她没接,就急匆匆的走了。”

    九点多,我是给她打了个电话,后来碰上小云耽搁了时间,回去的时候她也已经到家。

    “怎么拉,对她有兴趣了?这事到也不难,不过你们上次和阿昌闹了点事……我试试吧。”

    “她不是良家少妇吗?又是阿昌的姘头来着。”

    我试探道。

    “你也知道是姘头了,又不是老婆,你情我愿的,这事我记着了,不说她了,良家少妇暂时玩不到,这儿还有个骚货呢。”

    燕姐贴的更近了,吐气如兰,两眼放着媚态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贪婪的摸了上去,这骚货又没戴胸罩,两团肉球很快就在我的魔爪下现了形,有点黑黑的乳头挺拔耸立,看着就有冲动。

    一翻身,我直截了当的骑在了她身上,燕姐配合的躺在沙发上,双腿大大的张开,双手则摸上了自己的肉球,放荡的揉捏了起来。蜜壶一览无遗,我也就丝毫不客气了,掏出肉棍,粗暴的捅了进去,没想到那里早是一汪春水,我凶悍的行为被那里温柔的化去。

    这是一处经历过多少男人肆虐的地方啊,任凭我竭尽所能的玩弄,也只坚持了七八分钟就一泻如柱。

    “今儿怎么这么快?”

    “谁让你这么骚。”

    “我还没怎么动呢,要像上次阿昌带来的那个女人那样扭,你不是一二三,就完蛋了。”

    一听到娜娜,我不由自主的好奇道:“那个女人很骚吧?”

    “可不是嘛,一个良家少妇,浪起来比我们这些卖肉的都下贱。”

    “有多下贱,说给我听听。”

    “起初还知道害臊,玩到一半,三个人一起上了还在那叫骚。”

    “三……个人?”

    听到这,我莫名其妙的激动了起来。

    “大刘和小年,两个都是阿昌的哥们,一起都不干什么好事,折在他们手里的女人也不少了。”

    “那个女人让三个男人一起操?”

    “恩,一看就是老相好了,见我在场开始还有点放不开,后来我先浪了起来,她就不装了,让他们三个摁着狂操了一顿,听说前阵子,那女人老长时间没和阿昌他们鬼混了,昨天难得背着自己男人出来,恐怕是忍的辛苦了,三个洞全让干了,要不是她男人中途打了个电话,阿昌都准备带她上世外桃源搞滥交了。”

    “世外桃源?她……也是做这个的?”

    我惊讶的说道。

    “那到不是,说了良家少妇了,有正当工作的。不过……我们和人玩都要收钱,她嘛,就是个赔钱货了,不但让人白操,完事还被阿昌拿了好些钱呢。”

    燕姐一席话,听的我很是尴尬,因为我们说的那个赔钱货不是别人,正是我老婆娜娜!而我这个做老公的,听着听着,下面居然奇迹般的又硬了!

    燕姐明显欲求不满,见我重展雄风,马上喜笑颜开,张嘴就套弄了起来……

    我一直到下午两点才离开南河雅苑,短短几个小时,我一共破记录的放了三枪,燕姐和方玲一样,真是个风骚的尤物,而且长年混迹在风月场所,很懂得讨男人欢心,几乎是有求必应,第三次做的时候,她甚至拿出一大箱子的SM情趣用品,光看就看的我血脉膨胀,但我也知道那价格,还是忍住了,最后只是象征性的用绳子把她牵到阳台上,从后面狠操了一顿她的屁眼才结束,但那带来的刺激却让我回味无穷,心里想着有钱后一定要再去爽一次,最好是拉上瑶瑶,然后

    把那箱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在他们身上用过来,那该多爽啊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