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淫色人妻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欲妻录 第三章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14 00:00:42   


    可能这次真的是酒喝多了,半夜嘴干的无法忍受,半睡半醒间,我听到了细微的呻吟声,一转身,发现娜娜在被子下不安分的微微扭动,呼吸已经逐渐急促,显然正在自慰。

    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,真是欲求不满的女人,同时下意识的用手掏了下下身,软啪啪的,心里不由自嘲起来,娶了这么个性欲旺盛的妻子,还真是无奈啊。其实自从上个月开始,我们的性生活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,在床上,娜娜也彻底显露了她淫妻的一面,而我,自认为比以前持久的多,可惜女人就是个无底洞,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地。不知道周巴和小高属于什么牛,难道就这么牛比?

    思绪间,娜娜的声音已经高亢起来,借助月光,我从床边的镜子中隐隐约约看到娜娜一双美目无力的半闭着,嘴角微张,身子摇摆的幅度也慢慢加快,然后随着一声低呼,停了下来。

    第二天,我睡到九点多,才昏昏沉沉的起床,起来发现娜娜早已不在,打开手机,看到了两个未接电话,一个是娜娜打的,一个是老七打的。我给娜娜回了过去,该死的,她又和小高在外面,难道就不怕我……一想,小高每次周末过来,娜娜哪次不和他打的火热?只是以前我不知道真相,根本想不到那一块去,一想到娜娜昨晚那表现,今天又和小高出去,别说小高了,我都怀疑自己妻子能忍得住?

    “怎么又出去了?”

    “小高说要去接他女朋友过来,我想去买衣服,所以就顺路喽。”

    “女朋友?”

    “怎么拉,人家正常男人,有女朋友也稀奇?不跟你聊了,早饭给你放桌上了。”娜娜说完就挂了电话。我就觉得奇怪了,小高每个周末回这边,不就是为了操娜娜吗?怎么又来个女朋友,以前也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啊。不过既然这样,今天看来安全了,他总不见得甩开自己女朋友来干娜娜吧。

    接着,我又给老七回了个电话,他也没说有什么事,就叫我过去喝酒。想起昨天方玲和那个中年男人,我决定过去找机会提醒下自己的哥们。(可又有谁来提醒过我呢。

    驱车来到老七家,一进门,就看到了方玲,真是艳啊,原本就比娜娜更为高挑的身材,再配上红色格子短裙和黑色网状丝袜,看的我没来由的一阵激动,一直软啪啪的下身,居然这时候突的硬了起来,弄的我好不尴尬,赶紧随意的打个招呼就进去了。

    老七正在里面玩电脑,看见我来,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赶紧往前凑过去。

    电脑中,一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年轻少妇的身上,死命的拱着。以我的经验,那不是A片,因为画面没那么清楚,而且视频中的少妇看着非常眼熟,高挑的身材,丰满的肉球,还有那撩人心弦的黑色丝袜。正当我思索着记忆中哪家少妇这般风骚时,片中尤物猛一转身,将肥臀对着身后的男子,俏脸正对着镜头这一侧,一刹那,我惊讶的两眼发直,那不是方玲吗?

   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眼老七,老七混没一丝的尴尬,我一时怀疑这个男人真的是我所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哥们吗?

    “没啥不可能的,她本就是做这个的。”

    “做这个的,什么意思?”我觉得这个哥们变的陌生起来。

    老七悠然的点了根烟,说道:“当初我们一起辞掉了工作,可能是我自识甚高吧,高不成底不就的,那日子过的,要多惨有多惨。”

    “那你干嘛不来找我?”

    “得了吧,你刚开始跑出租,又和娜娜谈的不可开交,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。”我默然,想起那阵子,自己正因为周巴的事搞的焦头烂额,的确忽视了这个老友。

    “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,认识了方玲,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吗?妓女,可是我有资格嘲笑她吗?她不偷不抢,起码比我强多了。那天她正和一个嫖客吵架,还被打了,我就出手,这样算是认识了。”看着老七一身名牌,我不胜唏嘘。

    “没多久,我们就在一起了,为了钱,她继续做她的妓女,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在她体内进进出出,她徘徊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,可始终没有抛弃我。自从知道我想创业后,她开始接近各种官场上的男人。”老七顿了顿接着道:“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公司,她居功至尾。”老七短短几句话,可我却能深刻体会到他这么些年来的辛酸,没有什么成功是凭空出现的,付出越多,得到越多。可是,娜娜呢,我对她的付出,是不是也有什么得到是我不知道的?

    “不说这个,说些男人感兴趣的,这才是我叫你来的目的。”老七诡异的说道。

    “那你说说,有什么好事等着我?”说话的同时,我对方玲有了想法,那么漂亮,居然……

    “自从日子好起来后,她就不干那行了。可是婚后,我们的激情荡然无存,你知道后来怎样?”

    “怎样?”

    “我们开始换妻!那时我才发现,看到别的男人压在她身上的时候,我竟如此的兴奋。”老七一边说着,两眼一边放出耀眼的神采。这还是那个大学中被我们戏称为午夜牛郎的老七吗?

    “后来我在家中每个房间都装上了探头,这个也是用探头拍下来的。”老七指了指电脑中的视频道:“每次回来看到这些,我都格外兴奋。”看着老七笑的那么邪恶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昨天我不是就在这电脑前一边看着娜娜的视频一边打飞机的吗?难道,这些都被探头记录下来了?

    “看来你想起来了。”老七换了个视频,看的我更加窘迫起来,因为那正是昨天我打飞机的画面。更要命的是,画面中的娜娜也被一并拍了进去,以老七和我们的关系,他八成已经认了出来。

    “真是兄弟,连爱好都一样。”老七得意的笑着。

    “好小子,真是着了你的道啊。”

    “怎样?嫂子跟谁好上了?”我挣扎了片刻,还是没有把小高的事说出来,老七也没有深究。

    “既然你也有这么个爱好,那我今天就让你看一场好戏。”老七神秘的说道。

    “什么好戏?”

    “嘿嘿!大头不是在我这边做出气筒么,来过我家几次,每次来,你没看见他那双贼眼,恨不得把方玲给吃了。”

    “弟妹的确迷人。不多看几眼才怪了。”

    “现在十点半,还一个小时他可能就来了。下午我给他电话,说我在外面谈生意,有一个文件让他到我家来取。说方玲十一点以后在家,叫他十一点半来取。”

    看着老七得意的笑容,我顿时恍然大吾。

    “你不会吧,你疯了?”

    “我没疯,我们夫妻什么花样都玩过了,腻了。我们需要刺激!”

    “需要刺激也不必把自己老婆送给别人啊。”

    “不是送给别人,老婆还是我的,也永远是我的,只是借助别人来索取我们所需要的。你应该懂的,老五。”老七完全把我看成了他的同好知己,我真是百口莫辨。或者说,我真的如他所说“那……方玲呢。”

    “她自然没意见,换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唯一的区别,就是这次更加刺激,因为等会要上她的男人是我的手下,一个几年前被我打断过腿,现在还在我公司里做出气筒,对我满肚子憎恨,又无能为力的男人,想想我就激动,不是么?”

    “你真是个变态。”

    “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,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从什么时候开始,会好上这一口。记得当初和方玲刚交往的时候,听着隔壁她被人干的大声叫床时,我就像只无头苍蝇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无能为力。可是慢慢的,听惯了那声音,我麻木了,我顺从了,然后兴奋了,开始听着她的浪叫,想象着她被干的样子打飞机,就像你昨天那样。再接下来,我从兴奋变成迷恋,自然而然的,我们变的无刺激不欢。人就是这样,一旦在挫折中选择了顺从,挫折就不再是挫折,至少在自己看来不是。”面对着老七的侃侃而谈,我心里居然多少好受了一些,原来不止是我这样,还有比我更过分的。

    “这事我已经安排了好些天,等着看好戏吧,兄弟!”

    “你就不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吗?”

    “我有个原则。”老七自信的对着我:“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,我玩的一切,都不会超过我的预估。刺激随着风险的增加而增加。”我没有和老七继续争辩,他的性子我知道,决定了的事情,谁也改变不了。

    令我感到不安的反而是我自己,因为我对他接下来要办的事,打从心眼里感到——兴奋!可能,老七就是看透了我的这一点吧。

    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们没有喝酒,随便吃了点东西,我发现我和老七一样兴奋了,时不时忍不住的偷瞄方玲,饭后,把该做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完,我和老七躲进了他的卧室,门在里面反锁住,门面中间是镜子做成,从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,而外面却看不到里面。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着大头的出现。

    十一点刚过,门铃就响了,进来的果然是大头,个头不高,模样和以前改变不大,不变的是右脚依旧一瘸一拐的。刚进门,一双贼眼就色眯眯的盯着方玲那露出大半个的酥胸,两人各自客气的寒暄了几句,就说到文件的事。

    “他交代了在这个房间里,可刚才我找了半天没找到,你帮我一起找找吧。”

    两人在房里找了起来,而我和老七则在门内津津有味的偷窥着,方玲的短裙太容易走光了,每次弯腰差不多都会露出不少旖旎,使得大头根本没心思寻找,头时不时的转过来偷看。就这么折腾了十几分钟。大头总算打开了存放文件的柜子。

    同时应该也看到了压在文件上的那瓶春药。这些都是老七事先就准备好的,而且药瓶上还大大的写着春药两字,格外显眼。

    “只要一到两颗,就能让女人满脑淫欲。”之前,老七曾自豪的向我解释过。

    果然,大头偷偷往回瞟了一眼,就将药瓶塞到了口袋里,这才取出文件……接下来也一切都朝着预期发展。方玲泡了两杯咖啡后去准备水果。大头蹑手蹑脚的取出药瓶,拿出一大把的药丸全部倒进了咖啡中。

    “好小子,起码五六颗吧。”老七轻轻嘀咕着。我能感觉的到他话语中的兴奋,可为什么我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呢?如果方玲换成娜娜呢?不及细想,方玲已经端来一盆水果,拿起咖啡喝了起来。

    “瞧我没脑子的,他之前还电话里叮嘱过我放那的呢。”

    “没事,嫂子,那个……张总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  “要两天吧。真是麻烦你了,公司在起步阶段,可全靠你们了。”

    “嫂子哪的话,张总的交代,我大头一定完成。”

    “诶,对了,为什么都喊你大头呢?”

    “因为我头比较大。”

    “没有啊,你头并不大啊。”方玲说话间已经喝下了整杯咖啡,可她又知不知道那里放了七八颗春药呢?

    “不是这个头。嘿嘿,那是大学里,一些朋友给起的,叫到现在。

    只见方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说不出的调皮动人。

    “那你老婆肯定很幸福吧。”方玲妩媚的说道。

    “嘿嘿。嫂子你好漂亮,张总太有本事了,娶到这么一个娇妻在家里,如果是我,哪还舍得离开半步啊。”

    “恩哼……小滑头。”明显感觉到方玲开始不自在起来,酥胸不断起伏,想必药效来了,还真快啊。

    “好热,你先坐会,我去洗个澡。”说完,方玲就迫不及待的跑进了浴室。

    大头奸诈的一笑,没一会,就跟了进去,浴室门没锁,大头一进去,反手就关上了门。接下来就听不到任何声息了。

    “臭小子,这么损。”老七忍不住骂了起来“那隔音好的很,外面什么都听不到。”

    “不是有探头吗”我问道。

    “谁他妈装厕所里啊。”

    “你真不去阻止?”

    “当然。”五分钟,十分钟过去了,依然没人出来。我和老七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  就在这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我和老七吓了一跳。

    “快接,小声点,卫生间隔音好,听不见。”我接起电话,娜娜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    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   “晚上吧,我在外面有事,先挂了。”

    “等……”没等娜娜把话说完,我就挂了电话。

    “老四,把手机关了。”我依言关掉了手机,同一时间,卫生间的门打开了,我的心扑通扑通的快速跳动了起来,同一时间,方玲的浪叫声也传了出来。

    只见方玲四肢趴在地上,但肥臀却高高的翘着,随着身后大头的挺动而来回晃动着。两人明显已经战的不可交加。

    “你……你知道吗,我这脚是怎么瘸的?就是被你老公打瘸的,妈的!”大头说到痛处,下身却变的更加猛烈,这点从方玲越来越急促的叫声中就能发现。

    “你没看到他在公司里多张狂,指手画脚,把我当他奴隶一样,奶奶的呸!

    我今天,把你操了,算是补偿,骚蹄子,穿的那么妖,三两下就被我操了,真够浪。”大头毫不怜香惜玉的肆虐着身下的肥臀,连在门内的我都能听到那啪啪啪的撞击声。

    “不知道你老公要是知道你被我操了,会怎样?”

    “不要……不要告诉我老公,你想玩……就尽兴玩,求你别跟他说。”这不是摆明了送把柄给他吗?我转头一想,他们夫妻不就是喜欢这调调么。

    果然,大头得意的笑道:“好,你今天只要让我操过瘾了,我就和你那乌龟老公保密,要不然,我就让他知道自己老婆是一双被我干过的破鞋。”

    “婊子,给我爬过去。”只见大头从后面骑着方玲,而方玲则狼狈的一步步往前爬,一边爬,还要一边承受着大头的撞击,引来阵阵娇喘。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爬到卧室门口,也就是我和老七眼前的时候,停了下来。

    “搞我……”方玲几乎是呻吟道。

    大头到也配合,按着方玲的俏臀,卖力的捅了起来。我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头的肉棍在方玲的体内进进出出,配合着的是方玲淫荡的浪叫声。看来那些春药的确凶猛。方玲已经浪到出汁了。摆动的肥臀,急需人来满足。我瞄了眼老七,他比我看的还入神,而且还边看边打飞机,操,神人!不是我老婆我都不好意思干那事!

    “奥……奥……死了……我不活了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在一连窜银铃般的浪叫声中,方玲颤抖着娇躯被干到了高潮。大头也在同时拔出了阳具,只见肉洞口扑哧一声射出一股淫汁,潮吹了。

    我是头一次亲眼目睹这种事,看的眼都直了,回头一看老七,他脸上早已被兴奋的表情所取代……

    “哟呵,这都行!”

    “奥……”方玲整个人趴在地上喘着粗气。

    “快,我还没出来呢。”

    “我不行了,你放过我吧。我不能再对不起我老公了。”

    “去你的,自己爽到了就想脱身?刚才在浴室里可是你求着我干你的。”大头毫不客气的将方玲翻了过来,对着那一片狼籍的肉洞,再次压了上去。这时我才发现大头的本钱是多么的充足,特别是前面的龟头,跟个鸡蛋般硕大。一旦插入,方玲就毫无招架之力,本能般的浪叫起来。

    大头依旧冲击力十足,长久以来的怨气全部发泄到了身下的方玲身上。

    精力十足的大头不停变换着姿势,方玲也不断配合着摆出各种浪态,一场盘肠大战就这么又战斗了整整半个小时,才有了收尾的迹象。

    “怎么样,骚蹄子。啊!爽不爽。”

    “恩……奥……奥……我不活了……亲哥哥……亲老公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给我……给我……操死我吧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  “奥……”大头一阵怪叫,全身一抖,白花花的精液一股脑的射了进去。

    “奥……奥……美死了……我死了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方玲迷离中还在胡言乱语的浪叫着。

    发泄过后的大头在房间里找了一个数码相机,然后命令方玲摆出了各种淫荡不堪的动作,神志仿佛还没清醒过来的方玲听话的扭腰摆臀。一个个淫荡的动作

    全部记录在了相机中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